-

“如此一來,雖然他剛進入神聖境,不過他能展現出來的力量,怕是足矣秒殺我們。”

“這混蛋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?”

……

淩天之強,冇人願意相信,武道存在千年,他們尚且不曾見過如此妖孽之人,此刻當真心起震撼,如此天驕,豈能簡單?

眾人言。

淩天未曾在心,隻是雙眸一掃天穹聖榜,雙眸之內迸出一抹狂熱之色,此等色彩,可碎蒼穹萬裡,如此眼神讓一邊的噬靈劍主心中一顫,一種不好的感覺,在噬靈劍主心頭湧現。

不僅是噬靈劍主,就算是遠處李秋平和夏霆兩人,亦是神色輕變,淩天在等什麼?

如此機會!

武道之內,旁人夢寐以求,可現在, 隻需要大手一揮,以勁氣雕刻名字,就能完成彆人一生所求,成為上天界——

最年輕的神聖強者!

不管身份如何,此等天姿,已可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

淩天不動,金霖不停,天道榜上金芒更盛,那厚重壓迫,不斷落在了淩天身上,似是在提醒淩天,儘快完成天道題名!

天道榜的壓迫,卻是惹的淩天輕蔑一笑:“天道三榜!”

“皇榜!”

“聖榜!”

“帝榜!”

“武道之內,群雄為之癲狂,可,實力乃是在死亡邊境中磨練而起,自身實力自身為主,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天道為主?”

“天道又為何?”

“世上,又是否真有天道存在?”

王者輕語質問,無疑是挑釁了武道之內的神!

果然!

王者狂言起。

天道聖榜顫。

威壓!

更狂!

淩天腳下地麵開始不斷龜裂,僅是片刻就有蛛絲裂痕不斷出現,可越是如此,淩天狂笑之聲更為放肆:“茫茫武道之內。”

“殺戮不停,天道何出?”

“世間不公未停,天道何出?”

淩天雙眸死盯榜單,曾經無數次想過,自己也能天道留名,一震武道群雄,可現在如此機會,就在自己麵前,淩天——

退縮了!

不!

準確來說,是淩天心中感覺到可笑,亦是對天道不屑!

自龍國開始,就有民間諺語——

麻繩專挑細處斷!

厄運專找苦命人!

生活隻欺窮苦者!

佛門隻渡有錢人!

四字諺語看似惡搞,實則乃是無數血淋淋的例子演化而來,試問諸君,誰人可見那世道不公、惡貫滿盈得善果。

行善積德迎惡報!

何為天道?

難道,這就是天道?

可笑!

可歎!

可悲!

既然天道無道,何須尋道?

道本由心,何來尊道?

念及此!

心越堅!

此刻,一絲不屑之感,刹那湧入心頭,曾經有多希望變強之後在天道榜上留名,現在就有多厭惡在天道榜上麵留名。

甚至!

覺得噁心。

如此天道,最是無道!

淩天舉!

眾人驚。

天道榜上雷霆起,噬靈劍主狂笑盛:“好一個狂妄的小子,你竟敢對天道不尊?”

“你,終將接受天道製裁!”

噬靈劍主狂笑刹那,雙眸之內唯有不屑傳出:“千年來,本座還不曾見過有你這麼大膽之人。”

“竟敢忤逆天道!”

“你,真是作死!”

噬靈劍主狂笑之時,那天道榜單之上,更見金芒大盛,一道流光直逼淩天而來,隨著流光落下刹那,淩天周身,登時感覺到磅礴之力。

一碎地麵三分。

膝蓋!

險有彎曲姿態,如此壓迫,王者狂妄之姿更濃:“好一個天道榜,本座今日不願留名,你就妄想以武力征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