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費用幾個字,慕雅有些驚訝,霍祁寒並不缺錢,他想要的真的隻是安娜住院的費用麼?但很快她就壓下了眼中的驚訝。

安娜是跟自己一起纔出的車禍,她確實是有責任的。

慕雅很快就答應了下來,“好,我會負責的。”

霍祁寒拿起了沙發上的西裝外套搭在了肩膀上,“我先走了,安娜交給你,她要是在受傷後果你知道的。”

慕雅望著門口高大的背影,心生落寞,他對安娜的珍重再一次讓慕雅覺得傷心。

她並冇有表現出自己的情緒,因為慕雅知道自己不配。

在關上門的那瞬間,霍祁寒看到了慕雅的表情。

他愣了愣,很快就恢複了平日的冷漠。

慕雅為了照顧安娜,索性就從家裡搬到了醫院的沙發上,除了會偶爾回家看看念念後,其他的時間基本都在醫院裡。

念念雙手緊緊的抱著慕雅,好看的眼眸裡也充滿了水霧,不捨的看著慕雅,“媽咪,你已經好幾天冇有陪念念一起睡覺了。”

露露在一旁附和道,“是啊,白小姐。您最近早出晚歸的。”

她倒也不是因為照顧念念心煩,隻是擔心慕雅早出晚歸到底去乾嘛了。

慕雅鬆開了念念抱著自己的胳膊,雖然不捨還是將念念交給了露露。

露露無奈,慕雅不想解釋,她也冇有多問的立場,帶著念念將慕雅送進了電梯裡。

看著電梯門合上,念念小嘴一撇,表情十分的委屈。

露露看的心都要化了,急忙抱起了她,柔聲解釋道,“念念乖,你媽咪最近可能是在忙,等她忙完這段時間就有空陪你了。乖哦。”

將念念哄睡後,露露將最近慕雅的異常彙報給了傅景軒。

醫院病房裡,慕雅小心翼翼的替安娜擦著身子,又替她換了衣服,蓋上了被子。做完這一切後,慕雅才躺在了沙發上。

她望著頭頂潔白的天花板,思緒萬千。

病房內寂靜的除了安娜打點滴的聲音之外,隻有她的呼吸聲。

湖畔一號彆墅內,霍祁寒看著一旁手機的震動,歎了口氣,還是按下了接聽鍵。

他麵色沉靜,笑著跟視頻那頭的男人打了招呼,“安伯父,晚上好。”

手機的另一邊安忠昊正襟危坐,眼神卻止不住的打量著霍祁寒的書房,冇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背影後,臉色沉了下來。

他長得本就嚴肅,此刻臉色更是難看了,“娜娜人呢?”

安忠昊早年喪妻,為了安娜一直冇有再娶,除了處理國事之外,就是陪著安娜,可見他對自己女兒的重視程度。

就連當初霍祁寒跟安娜在一起的時候,安忠厚也找人試探了他很多次。

霍祁寒撒起謊來,依舊是麵不改色,“安娜去逛街了,晚點回來。”

“她呀,就是貪玩。”

“保鏢跟著了冇有?”

安忠厚擔心的還是安娜的安危問題。

“小五跟在她的身邊。”

“那你讓她空了給我回電話。”

話音落下,安忠昊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看著黑下去的手機螢幕,霍祁寒心裡鬆了一口氣,神情也鬆懈了不少。

這次已經矇混過去了,下次就不知道了。

還是要趕緊想辦法讓安娜醒來。

如果被安忠昊知道了是慕雅造成的車禍,他肯定會對慕雅出手的。

霍祁寒拿了椅子後的西裝外套,大步朝著樓下走去。

等到霍祁寒到達醫院的時候,已經是半夜了,醫院裡靜的嚇人,除了走廊裡值班的護士,幾乎冇人。

護士看到霍祁寒來,想起身打招呼,被他用眼神製止了。

走廊儘頭,安娜的病房裡還亮著燈。

霍祁寒放輕了自己的步伐,生怕會驚擾到房裡的人。

他推開房門,看到蜷縮在沙發上的慕雅,眉頭皺了皺,但是很快就挪開了自己的目光。

霍祁寒隻當冇看到,略過了沙發,徑直朝著病床前坐了下來,目光落在安娜的臉頰上,看來這幾天慕雅將她照顧的很好。

“冷,好冷。”

沙發上的女人低喃著,她下意識的用胳膊摟緊了自己的身體。

而不遠處的霍祁寒也被他吸引了視線。

他起身,冇有猶豫,打橫抱起了沙發上嗯慕雅,大步朝著門外走去。

慕雅被突然驚醒,一睜眼就看到了霍祁寒精緻的眉眼,嚇的心頭顫了顫。

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
“你乾嘛!”

“放我下來!”

反應過來後,慕雅拍打著霍祁寒的肩膀。

她在沙發上睡的好好的,醒來就突然被人給抱在懷裡了,在深的睡意此刻也消散的一乾二淨了。

慕雅的臉頰上還帶了幾分怒氣,霍祁寒到底想乾嘛!

霍祁寒並冇有理會她,反而還加重了手中的力氣。

他一腳踹開了隔壁病房的房間門,像扔東西一般,將慕雅砸在了床上。

為了給安娜一個良好的養病環境,霍祁寒包了整層樓的VIP病房。

慕雅吃痛,驚愕的看著霍祁寒,

冇等她開口,男人冰冷的聲音響起,“你在裝可憐給誰看?是我麼?還是安娜?”

霍祁寒的唇角揚起了一抹譏諷的笑,“隻可惜安娜看不到,而我對你冇有任何的感覺。”

慕雅心裡一緊,忍住了眼淚落下的衝動。

不行,她絕對不能哭。

霍祁寒本來就以為自己在裝可憐了,她要是在哭,他更會看不起自己。

慕雅沉聲解釋道,“我冇有。”

她要是知道晚上霍祁寒會來,怎麼也不會到安娜病房來的,更不會睡著。

霍祁寒的臉上浮現了冷意。

慕雅頓了頓,開口道,“我這幾天都在認真的照顧安娜。”

霍祁寒冷著臉點了點頭,他也注意到了慕雅眼底的烏青,跟憔悴的麵色也知道慕雅冇有說謊。

他挪開了自己的視線,拿出了一份檔案丟在了床上。

“把這個協議給簽了。”

慕雅低頭掃了一眼,疑惑的問道,“這是什麼?”

霍祁寒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後就去了隔壁的病房,“我冇有太多的耐心。”

安忠昊除了是個女兒奴以外,還是個錢奴。

能保下慕雅的辦法,就是安忠厚從這件事上獲得巨大的利益。-